加吉新闻网>音乐>周杰伦新歌火爆背后:互联网需要反垄断吗?

周杰伦新歌火爆背后:互联网需要反垄断吗?

2019-11-01 17:54:45来源:admin

腾讯音乐一直在推高音乐的版权价格。

独家1%独家音乐版权,

排挤竞争对手的影响非常明显。

周杰伦新歌背后的音乐版权竞争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很惊讶。我认为这是意想不到的。”作为周杰伦的作词人,方文卿最近在接受采访时坦率地说,他没想到这首新歌会如此受欢迎。

9月16日23: 00,周杰伦最新的数字单曲《说不哭》(Say No Cry)在不到12小时内进入qq音乐,数字专辑销量超过1500万张,成为qq音乐平台历史上销量最高的数字单曲。迄今为止,这一销售数据仍在攀升,腾讯音乐的三大平台销量超过900万张专辑,总销售额超过2700万元。

新歌爆炸性销售的另一面是来自各种社交平台的嘉年华。数字专辑发行后不久,由于购买该专辑的粉丝蜂拥而至,qq音乐服务器多次关闭。结果,“周杰伦的手机不断出现提醒——微信支付3元”这句话在微信和微博上到处流传。

作为一个拥有庞大粉丝群的民族歌手,周杰伦不仅利用了几代人的集体参与,还直接提升了腾讯音乐(tme.nyse)的市场价值。新歌发布两天后,腾讯音乐市值在中国股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一个接一个上涨,这反映了顶级歌手的影响力。

周杰伦新歌产生的舆论效应,让腾讯音乐充分利用其品牌效应,也让各大音乐平台之间的音乐版权竞争话题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

同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刘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腾讯音乐发布周杰伦新歌不仅能吸引大量用户的注意力,带动单曲,还能让用户关注其他音乐家的歌曲。如果腾讯音乐仍然有许多这样的独家授权歌曲或音乐家,它将对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和虾音乐(Shrimp Music)产生巨大影响。

海盗时代

升级的是技术,不变的是盗版,流行的是试听,埋没的是付费。这是几十年来中国音乐盗版的历史。

盗版音乐并非没有优点。在一个充满革命歌曲的时代,国外流行音乐的涌入启发了一代中国年轻人。曾经主导流行音乐主流的摇滚音乐,是中国年轻人第一次感受到音乐的活力和对自由的呼唤。

但是很快,盗版音乐侵蚀了真正音乐的生存空间。从复制卡片到重新刻制cd,再到盗版音乐充斥整个网络,深入骨髓的自由音乐文化让中国音乐家似乎永远无法仅靠音乐生存。高宋啸曾打趣道:“作为音乐行业的顶级作家和制作人,我还没有从唱片公司收到版税,更不用说该行业的其他成员了。”

音乐发展之初,不可能大规模传播。技术进步使音乐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实现了大众传播。在唱片时代,盒式磁带和cd的流行使得音乐能够以低成本大规模地快速再现,并成为大众消费产品。因此,音乐的版权问题开始受到各方的关注。音乐家通过版权赚取收入,唱片公司与他们合作以促进音乐产业的发展。

然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打破了唱片公司的梦想。20世纪90年代末,数字音乐传输技术极大地侵蚀了真正的唱片市场。特别是mp3音乐格式的出现,通过网络下载和硬件产品的结合,直接改变了消费者的收听习惯。

2001年至2003年,苹果公司先后推出itunes数字音乐管理软件、ipod音乐播放器和itunes音乐商店。Itunes是ipod的配套软件,负责组织音乐的搜索、浏览、下载和分类管理。苹果通过整合捆绑销售的三种产品,迅速主导了数字音乐下载市场。

随着p2p下载和mp3音乐格式的普及,国内在线音乐网站和音乐服务公司纷纷涌现。九天音乐、好音乐网、一听音乐网、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相继问世。与美国的情况不同,中国音乐家的生活条件变得更加糟糕。我本可以得到唱片公司微薄的版权费,但现在我什么也拿不到了。

由于p2p传输技术的特点,音乐盗版更加猖獗。即使作为一个音乐平台本身,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从未想过获得音乐版权授权。徐志是威诺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曾在柯立乐和泰和音乐工作,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2013年之前,音乐平台很少购买音乐版权,这是一个疯狂的发展。

特别是,百度作为一家搜索公司,在其主页mp3搜索项目上提供大量未经授权的音乐链接给第三方,这鼓励了盗版音乐资源的传播。由于百度没有上传音乐,很难指出直接侵权。当时,百度mp3是一个免费的歌曲下载平台。据数据显示,2006年约有100亿人从百度下载歌曲,占全国音乐市场总下载量的93%。

盗版音乐扼杀了音乐创作,对音乐产业是毁灭性的打击。尽管大多数在线音乐平台没有音乐版权的成本,但它们只能靠广告生存。与大型唱片公司不同,它们可以通过经纪和其他业务为音乐制作注入血液。独立音乐制作公司的音乐制作成本巨大,在盗版音乐的冲击下更难以维持。

巨大的混战

2012年6月,谢国民创立了海洋音乐。当时,没有人关注音乐版权。谢国民对音乐版权的标准化有着深刻的见解。利用猖獗的在线音乐盗版和唱片公司低廉的许可费,他以极低的价格与40多家长期独家音乐版权代理机构签约,并与100多家唱片公司达成版权合作,收获2000多万首官方版权歌曲。

谢国民打包了音乐版权,引起了qq音乐的关注。此时,“酷狗”和“酷我音乐”正忙于设置直播服务。阿里巴巴急于购买田甜旋律和虾米音乐。百度音乐没有受到太多关注,而网易云音乐刚刚起步。

结果,腾讯果断赢得了环球、华纳和索尼三大国际唱片公司的国内总发行权,并与华岩国际音乐、朱厄尔音乐等唱片公司签署合作协议,获得1500多万首官方版权歌曲。同时,腾讯还组建了网络音乐版权联盟,推动网络音乐的合法化,这意味着互联网公司开始正视音乐版权的合规性。

在音乐版权集中度提高后,海洋音乐的议价能力增强,音乐平台不得不排队。徐志认为,最终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选择加入海洋音乐集团,事实上也是版权的巨大压力。2013年,谢国民说服柯立芝首席执行官雷明加盟,次年与柯立芝交换股份后,他组建了中国音乐集团,并开始寻求上市。

业内知情人士徐志透露,海洋音乐持有大量音乐版权,并正在与各种音乐平台进行谈判。事实上,合并的讨论是基于对音乐转让授权收取巨额费用。这时,酷狗和酷狗我意识到了音乐版权的重要性,但为时已晚。谢国民的野心很大,试图赢得所有好听的音乐,虾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后来阿里巴巴介入,拿走了悦耳的音乐和虾米音乐。

这时,网易云音乐开始发挥它的力量。事实上,网易云音乐早在2013年就上线了。与其他平台上的p2p传输技术不同,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是以在线播放的云音乐的形式存在的。网易云音乐凭借出色的算法和社区操作能力,以其独特的评论文化赢得了用户。然而,随着音乐版权的清理,网易云音乐只能分销和细分市场。后来,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因音乐版权问题在其发展中遭遇了许多困难。

阿里音乐在完成对田甜旋律和虾音乐的收购后,立即加入了购买音乐版权的热潮。不久,阿里音乐与世界各大唱片公司合作,并获得滚石、环亚等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2015年7月,高宋啸和宋克分别加入阿里音乐担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

2016年2月,阿里音乐与韩国sm集团签订独家合同,其中包括东方神起、少女时代、超级少年和exo等巨星。显然,自从高宋啸加入阿里音乐(Ali Music)后,阿里音乐也在版权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甚至将其每日美丽的名字直接改为阿里星球,以娱乐、粉丝、直播等游戏为特色。然而,不幸的是,阿里的计划最终失败了。

同济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旭表示,2015年音乐版权标准化后,一些经济实力较弱的音乐平台相继退出,主要是因为音乐版权成本高。对于音乐版权所有者来说,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版权费,并有更高的创作动机。与此同时,这也导致在线音乐市场集中度急剧上升,逐渐形成腾讯音乐的独家格局。

争夺独家经营权

在新歌中有些孤独的网易云音乐曾经拥有周杰伦的版权。2018年4月,当网易云音乐的版权到期时,周杰伦的作品没有续借。得知版权已经过期,网易云乐推出了周杰伦200首热门歌曲的套装收藏,购买后将以400元的价格免费出售。结果,由于版权方杰威尔公司的不满,与网易云乐的关系开始恶化。

事实上,对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只不过是对独家音乐版权的竞争。2016年,在中国海洋音乐未能在美国上市后,它别无选择,只能与腾讯音乐合并成立腾讯音乐集团。此时,腾讯音乐拥有三大国际唱片公司和海洋音乐(Ocean Music)合并的独家版权。根据2016年中国网络音乐产业研究报告,腾讯音乐的版权音乐占版权音乐总量的90%以上。

为了防止恶性竞争,国家版权局将于2017年协调各大音乐平台的版权。2018年,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相互获得99%的独家版权。作为竞争劣势,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在音乐数量上的难度有所缓解,但剩下的1%未转调歌曲将成为不可逾越的障碍。

徐志省认为,各大音乐平台一点诚意都没有。即使99%的版权被授权,只有1%的版权不愿意授权。1%的独家版权是竞争的关键。如果我们说被转让音乐的99%的版权是来复枪,那么头部音乐的独家版权更像一颗核弹。

相关数据显示,腾讯音乐拥有2000多万个版权,独家音乐版权的数量估计约为500万个,即1%的独家版权约为5万个,占相当大的一部分。音乐有着非常明显的“28效应”,少数首席歌手占据了大部分资源和流量,大量独立的音乐家在长尾理论中挣扎。

与唱片公司签订许可协议时,主要分为独家许可模式和非独家许可模式。腾讯音乐的独家许可是独家的,可以转让给竞争对手,也可以不转让。另一个非排他性的模式是视听协会和视听协会的歌曲可以同时授权给腾讯、网易和阿里。

长期以来,腾讯音乐的独家授权模式一直存在争议。从音乐家的角度来看,独家许可协议对他们的收入没有多大帮助。因为这些独家许可证的大部分收入都流向了唱片公司,而不是音乐家。

当然,也有一些音乐家从中受益匪浅。比如周杰伦和蔡徐坤。腾讯面向首席艺术家的资源导向机制最终将导致两极分化。腾讯支持的少数音乐家获得了巨大的资源和巨大的经济回报。那么,草根音乐或少数民族音乐很难获得良好的市场回报。对于音乐创作市场来说,这种市场环境实际上不利于他们的音乐创作。

这也导致了网易云乐和腾讯音乐在特定操作模式上的巨大差异。对于音乐平台来说,独家授权可以在短期内排除竞争对手,从长期来看将会带来巨大的成本负担。然而,腾讯音乐将成本压力转嫁给了竞争对手。刘旭认为,事实上,授权转让对腾讯有利,更不用说100%的授权转让了。目前,授权转移的折衷模式效果并不理想,各大音乐平台仍然热衷于追求独家资源。

涉嫌垄断?

独家授权模式存在争议。数字音乐版权是否涉嫌垄断?这也是有争议的。

8月12日,全球专业法律媒体mlex报道称,腾讯音乐因与环球、索尼、华纳等唱片公司签署独家版权协议,正受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大规模反垄断调查。

为什么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而不是反垄断局或国家版权局发起调查?这实际上很奇怪。徐志省在分析中表示,目前,国家版权局几乎没有权力管理它。反垄断局的调查是可行的,但自11年前颁布《反垄断法》以来,还没有先例。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将从是否限制市场竞争效果的角度进行调查或突破。

与国外相比,欧美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调查从未停止过。虽然美国反垄断法颁布得早,但它仍然适用于互联网企业。从微软的操作系统到谷歌的搜索市场,再到脸书的社交网络,美国政府一直保持警惕。欧盟的态度更加保守。针对谷歌、亚马逊等的反垄断调查。一直保持高压。

在中国,很难定义互联网公司的垄断。2014年,腾讯和360发起了一场“3q战争”,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当时,360人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恶性竞争。最后,腾讯赢得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尤其是在二审中,最高人民法院做出了有利于腾讯的判决。刘旭表示,此后,执法机构基本上不敢去质疑判决,也没有去找腾讯的“麻烦”。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李顺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反垄断法中提到的垄断是非法的,但并非所有的垄断都是非法的。腾讯使用独家许可占据大量音乐版权,这不一定构成非法垄断,而是取决于独家许可后如何操作。刘旭还认为,企业的市场份额是很高还是垄断取决于具体的行为。

关于腾讯音乐,刘旭说主要涉及两个问题。一是收购未向反垄断局报告。自《反垄断法》于2008年8月1日生效以来,企业进行收购时,如果收购符合法律要求的申报条件,需要向反垄断局申报。2016年,腾讯音乐在收购郭台铭和其母公司中国海洋音乐时并没有发表声明。到目前为止,反垄断局还没有批准,也不会检查。腾讯音乐为什么不申报,反垄断局为什么不检查?刘旭说这是个谜。

另一个问题是腾讯音乐的独家许可是否利大于弊,能否与消费者分享,是否有利于提高效率,是否不会严重影响竞争。答案在刘旭眼里很明显。腾讯音乐积极推高音乐版权价格,垄断1%的独家音乐版权,对竞争对手有明显的排挤效应。

然而,根据社会科学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的说法,反垄断执法需要基于基于经验数据的专业和坚实的论证,以证明存在超出合理限度的排他性版权滥用。在此之前,任何关于中国数字音乐市场已经形成垄断格局以及存在巨人排斥和阻碍竞争的垄断行为的结论都需要得到证明。

上海11选5

上一篇:联美量子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股东股份解质押的公告
下一篇:鞋柜跟财神有关?不听老人话的都成穷鬼了,你要当心  
热门推送

Copyright 2018-2019 monnhann.com 加吉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