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吉新闻网>旅游>新万博网页登录 - 如果世上不再有五月天 | 难过了吗?送张专辑弥补你刚才的伤心

新万博网页登录 - 如果世上不再有五月天 | 难过了吗?送张专辑弥补你刚才的伤心

2019-12-27 10:00:49来源:admin

新万博网页登录 - 如果世上不再有五月天 | 难过了吗?送张专辑弥补你刚才的伤心

新万博网页登录,如果世界上不在有“五月天 ”︱珍版专辑相赠 致敬青春

原创 2016-08-08 莫兰 韩文苑 北京青年周刊

文末活动预告:我们将

送出五月天的新专辑。

五迷小编表示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并 决 定 跟 你 们 一 起 抢 。

时隔五年,五月天携《自传》

温柔归来。

来首新歌,咱们边听边说。

3分多钟呢,再按捺不住也要连wifi啊!

就像文案所写:

mayday. history of tomorrow.

此生唯一自传,如同诗一般。

新专辑里每首歌都足够令人疯狂。

五月天将新专辑发布会定在了工人体育馆,除了邀请上百家媒体,还有3000名歌迷。粉丝数量比媒体多,加上新歌演唱,俨然一场粉丝见面会,直到开场前,场馆门口还有黄牛在倒票,平均价格近千元,完全按照演唱会的生意来做。

虽然是“自传”,却不是只讲五个人的故事。

阿信自己在微博当写道:

“它不一定要所有人都喜欢,

但我们自己在作品中诚实并且认同。”

“它不一定非得是经典或流行,

但我们期望它能获得共鸣和感动。”

其实,五月天的歌,从来就不缺共鸣和感动。

如果说70、80后心中总有一首李宗盛,

那之后的每个人青春里也一定少不掉一首五月天。

它或许是“昨天太近/明天太远”的《拥抱》;

或许是“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那《倔强》的嘶吼;

或许是《突然好想你》的婉转无奈;

或许是《温柔》里苦苦的一句“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或许是“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里《如烟》的感叹;

或许是……

总之,我们的青春跟他们有关,

他们的《自传》与我们有关。

伟 大 乐 团 的 前 提

是 “ 不 散 ”

当晚,五月天的伯乐李宗盛也亲临现场,他说,这些年自己一直冷静地看着五月天,“很多人因为一时的成功失去自己,但他们反而变得比以前谦虚”。

五月天一定是好运的。

1998年,彼时五月天已成军一年多,累积了许多音乐作品、跃跃欲试的几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车,把一件件心血结晶投到台北各大唱片公司,直到其中一张demo辗转到了李宗盛手中。

从和李宗盛见面的那间小小的办公室开始,五月天已经走过了将近二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对于一个乐团来说不算短,问还能走多远,他们的答案是:从未认真考虑过。

当时,虽被华语区最重要的唱片公司滚石看中,阿信内心仍是百转千折。“还没发片前,我在帮角头录音室工作,那时候总有一种感觉,就是永远都轮不到五月天。”

那段日子,阿信每晚工作完后骑机车回校时,路上就边骑边想:“我们这样下去到底会不会有未来?”一回经过隧道时他突然领悟,青春那么短,干嘛花这么多时间想来想去?

“我就告诉自己,在骑出自强隧道之前,我一定要把迷惑结束。”

从此,五月天开始创作正面积极的摇滚乐。

当年玩乐团,石头的奶奶还很高兴孙子不再打架,拿钱帮他买了第一把电吉他。

怪兽母亲的事情,每次想起,心里都会一沉。

“小时候因为爸爸工作的地方很远,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感觉很强。”

家族原因,怪兽母亲身负一笔不小的债务。每次挣到钱以后,怪兽都会尽快交给妈妈,让她还债。但就在家里生活越来越好时,怪兽的妈妈因为脑部受影响,被确诊为”植物人”。

怪兽很后悔,因为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没有去好好陪伴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写下了这首《九号球》,写下了自己的悔恨。

也许我这一杆,也没办法进球,

就像我的生活,一直在出差错。

也许我这一生,始终在追逐那颗九号球,

却忘了,是谁在爱我。

而玛莎和梁静茹的故事也十分遗憾。

2006年2月14日情人节,梁静茹上海演唱会上,小虎、品冠、玛莎都是嘉宾。在介绍嘉宾时,梁静茹开着玩笑问台下:“我可以和小虎一起过情人节吗?”

台下回答:“不可以!”

转过身,梁静茹对着那个还只是中长发,抱着他心爱的低音吉他的玛莎问道:“可以吗?”

玛莎害羞而不知所措:“可以啊!问我干吗?”

反而是梁静茹狡黠地说“什么?我只是问你可以和上海的朋友打招呼吗?你在说什么?”

这样甜蜜的恋情持续四年,最终因为两人婚姻观不和而一拍两散。梁静茹想要结婚,而当时刚过30岁的玛莎却一心忙着事业。

如今两人各自已有了另一半,回首往事,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冠佑并不是一开始就加入的乐队。 最初,冠佑是一个练团室的老板。因为阿信他们在那里练团所以相互认识。后来乐队原鼓手退出,阿信等临时要找鼓手又找不到(当时并不知道老板冠佑会打鼓),冠佑听到其他人在联系团讲这件事,就主动举手说“我会打鼓哦”。

至此, “五月天”才完整起来。

q:李宗盛大哥说希望五月天成为一个伟大的乐团,你们觉得伟大的乐团应该是怎样的?和伟大还有多远的距离?

a: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是伟大的乐团因为大哥也没给我们答案。(笑)没有人知道离伟大有多远,但我们隐隐约约知道一个方向,这辈子尽力往那个方向走。就像每个人都会对自己有个期许,希望有像诗一样灿烂的人生,怎样才像“诗“不知道。不过大哥说要成为伟大的乐团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散“,这个方向我们是确定的。

q:什么样的乐团才是伟大的乐团?有没有理想的目标?

a:如果我们知道的话现在马上伟大给你看。(笑)

q:有总结过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们友谊的小船都没有翻过吗?

a:一直都在水里游,就没上过船。(笑)

“ 有 谁 能 听 见 ,

我 不 要 告 别 ”

早前五月天曾提过,会像披头士一样只出十张专辑,这让很多人开始提心吊胆,新歌一发布,就被认为是告别之作。

看了大家感伤的评论,五月天回应,这确实是倒数第二张实体专辑,但继续做音乐的方式还有很多,“我们只是写个自传而已,不是告别”。

q:真的只出十张专辑吗?

a:坦白讲一开始不要说第十张,会不会有下一张我们都不知道。每一次都要有超越真的是很困难的事,做完这张专辑感觉像是死了一次,人生中还能这样几次我们也不知道,但是第九张的旅程也还刚开始,演唱会还会跑四五年的时间。

q:新歌没有以前的传唱度那么高了,有没有想过未来五月天也可能变得小众?

a:对音乐来说现在是一个更好的时代,因为大家有更多、更贴切的选择,很少歌能成为全国人民都在听的音乐,但至少可以找到为自己量身打造的音乐,对喜欢音乐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无比丰富的年代。

q:但五月天还是无法取代。

a:我们真的很幸运,但也希望更多的音乐人有更多的舞台来表现自己,我们的录音室只要一空出来就会有其他的乐团来使用。

如 果 世 上

不 再 有 五 月 天

如果不存在五月天,几个人现在何处?

石头说会当科学家,冠佑选择去拉二胡,怪兽继承家业当律师,玛莎做上班族,阿信则笑称:“去跟其他人组团。”成名在望,那又能怎样,在个人简介中“最棒的成就”一栏,阿信填的是“海绵宝宝死忠粉”,不管是否真的告别,又或者能否与披头士比肩,也许五月天自己都不在乎吧。

在这个“颜控”的时代,五个平均年龄40岁的男人却始终不乏追随者,连续三场的鸟巢演唱会仍一票难求。

有人觉得五月天一直在过度消费情怀,实际上他们早已脱离青春,脱离励志。

七年前的《如烟》写了死亡,之后的整张《诺亚方舟》都在讨论世界和人生,有些“大爱“的意味,而这次的《转眼》讲的则是“老去”,他们已经开始高呼“世界太疯狂,理智要很饱满”。

对于质疑,五月天表现得云淡风轻,“就像年轻人可能偏爱嘻哈而不喜欢古典乐,但不代表古典乐不好吧“。

q:随着年龄的增长,五月天的创作灵感都来自哪里?

a:灵感很多,但要把它写得很棒就不容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每个人都学到更多,但是在做唱片的时候,五个人要讨论出一个交集点就难上加难,不像初生牛犊不怕虎,随便做做就可以。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这些不同的生活部分就是灵感来源,也会互相分享自己私生活,去哪里玩遇到了什么事,可以作为灵感的事越来越多,但在一张专辑里要去粗取精才是头痛的事情。

q:很多歌词隐藏的梗可能只有歌迷看得懂,有没有考虑过外界的反响?

a:其实我们有聊过这一点,但觉得一张专辑只要经过足够的沉淀,是不是太私密,是不是只有我们能懂,已经不重要了。就像我们不会在乎梵高爱过哪些女孩子、经历了哪些苦痛,后世的人在看他的艺术作品的时候依然会有共鸣。

没有五月天,我们的青春一定不会更糟,但可能没有现在精彩。 谈起五月天,脑海中总会浮现几句歌词、几段旋律、一段青春、一些人。

所 以

关 于 本 文 开 头 的

送 专 辑 活 动 :

说说带有“五月天”印记的人和故事吧,截止周五(8月12日)12:00,我们会在点赞数超30的留言中,挑出最动人故事的作者,赠予五月天的专辑(台版)。

【活动参与平台为《北京青年》周刊官方微信】

ps:把文章分享到朋友圈中奖概率更高哦。

等 你 来

文/ 莫兰 韩文苑 编辑/ 韩文苑

图片提供/ 相信音乐

(亦有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上一篇:歼-10女飞行员:坐进机舱那刻起,男女飞行员都是战斗员
下一篇:这种人眼前虽然迷茫,殊不知好运已在悄悄靠近!  
热门推送

Copyright 2018-2019 monnhann.com 加吉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